山东快书武松打虎

月球说 1年前 ⋅ 107 阅读

武松打虎

闲言碎语不要讲,表一表好汉武二郎。
这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,功夫练到八年上。
回家大闹了东岳庙,李家的五个恶霸被他伤。
在家打死李家五虎那恶霸,
好汉爷懒打官司奔了他乡。
在外流浪一年整,一心想回家去探望。
手里拿着一条哨棒,包袱背到肩膀上。
辞别了结识的众好汉 ,顺着大道走慌忙。
一连数日走了几十里,眼前来到一村庄。
村头上有一个小酒馆,风刮酒幌乱晃荡。
这边写着三家醉,那边写着拆坛香。
这边看立着个大牌子,
上写着:“三碗不过岗”!
“哈?!什么叫“三碗不过岗”
小小的酒家说话狂。
俺武松生来爱喝酒,
俺到里边把这好酒尝。”
好汉爷迈步往里走,
照着里边一打量:
有张桌子窗前放,
两把椅子列两旁。
照着那边留神看,
一拉溜的净酒缸。
这武松,把包袱放到桌子上,
又把哨棒立靠墙:
“酒家,拿酒来。酒家,拿酒来。酒家,拿酒来。”
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腔。
这个时候买卖少哇,
掌柜的正在后边忙。
还有一个小伙计,
肚子疼拉稀上了茅房啦。
这武松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话,
把桌子一拍开了腔:
“酒家!拿酒来”
大喊一声不要紧,
直震得房子乱晃荡!
哗哗啦啦直掉土,
只震得那酒缸,嗡隆!嗡隆的震耳旁。
酒家出来留神看:
什么动静?
俺的个娘来!好家伙,这个大个咋长这么长!
只见武松身子高大一丈二,
两膀扎开有力量,
脑袋瓜子赛柳斗,
俩眼一瞪象铃铛。
胳膊好象房上檩,
皮槌一攥象铁夯,
巴掌一伸簸箕大,
手指头拨拨楞楞棒槌长!
掌柜的连忙来搭话:
“哟,好汉爷,吃什么酒?要什么菜?
吩咐下来我办快当!”
“有什么酒?有什么菜?
一一从头对我讲”
“要喝酒,有壮元红,葡萄露,
还有一种是烧黄,
还有一种出门倒,
还有一种透瓶香;
要吃菜,有牛肉,
咱的牛肉味道强;
要吃干的有大饼,
要喝稀的有面汤……”
“切五斤牛肉,多拿好酒,酒越多越好”
“是,好汉爷,你稍等”
这酒家牛肉切了五斤整,两碗好酒忙摆上,
这武松,端起一碗喝了个净,
“嗯,好酒”
端起那碗喝了个光:
“嗯,好酒!的确是好酒,酒家,拿酒来!”
“好汉爷,吃饭吧,要喝稀的有面汤。”
“拿酒来。”
“酒不能再喝啦。我们门口有牌子,
上面写得明白,三碗不过岗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好汉爷爷,听我讲,镇前边有个景阳冈。
再大的酒量,喝完三碗酒,就醉到景阳冈下啦。
这就叫‘三碗不过岗’!”
“酒量有大有小,我是能饮,你就多拿好酒!”
“哎,是啊。你是酒越多越好。我才给你拿两碗来。
要平常人喝得一碗半碗得就醉了。
我还没有见过喝完过一碗半的嘞。
你好家伙一口气干喽两碗,那还少啊?”
“拿酒来。”
“酒无论如何不能再喝啦!”
“啊!?不欠你的钱,不赊你的帐,
你不拿好酒为哪桩?
你要拿酒两拉倒,
不拿酒,看我揍你两巴掌!”
“啊!两巴掌?
他别说揍我两巴掌,一巴掌见了我老娘。”
这酒家又摆两碗酒,
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:
“拿酒来!”
“还喝呀?”
酒家又摆两碗酒,
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!
“拿酒来!”
“你怎么还喝?你受得了吗?”
一连气喝了十八碗,
没留神,把五斤牛肉吃了个光。
十八碗酒喝完啦,五斤牛肉吃净了,
这还不算,又饶了两块大饼,一碗面汤。
“酒家,”
“哎,好汉爷。”
“几碗不过岗?”
“哎,呵,三,三,三碗不过岗。”
“我喝了多少?”
“你喝了前两碗,后两碗,左两碗,右两碗,
前前后后,总共十八碗。”
“上身不摇?”
“你是能饮。”
“下身不晃?”
“哎,你是海量!”
“‘三碗不过岗’的牌子?”
“这不拿回来了,以后再也不敢挂了”
“诶,牌子照挂。我是能饮。算帐!”
“早就算好了,不多不少,三钱银子。”
武松付完了酒帐,把包袱系好,肩上一背,哨捧一拿:
“酒家!再会!”
武松迈步刚要走,
酒家过来拽衣裳:
“好汉爷,”
“啊?”
“哪里去?”
“今天要过景阳冈。”
“好汉爷,景阳冈上走不得啦。”
武松闻听闷得慌:
“为什么景阳冈上不能走?”
“好汉爷爷听我讲:
景阳冈,出猛虎,
老虎它是兽中王,
行人路过它吃掉,
剩下的骨头扔道旁。
自从出了这只虎,
只吃得三个五个不敢走;
十个八个带刀枪;
只吃得寨外就往寨里跑;
小庄无奈奔大庄;
阳谷县县大老爷差人去打虎,
好多人都被老虎伤。
现在四乡贴告示啦,
巳、午、未三个时辰许过岗;
巳、午、未三个时辰才能把岗过,
十个人,算一队,个个要带刀和枪;
单人要把岗来过,
到那里准被老虎伤。
现在未时已经过啦,
依我劝,你就住到俺店房!”
“住到你这里就不怕虎了吗?”
“好汉爷爷听我讲:
俺镇上,有二十个年轻的小伙子,
白天睡到落太阳,
天一黑围着个镇子转,
个个都带刀和枪,
听见外边有动静,
锣鼓喧天就嚷嚷!
老虎不敢进咱镇,
它就不能把人伤。
“噢,你看着我这个酒量大,
你看着我的饭量强;
叫我住到你这里,
好多赚我的好银两。”
“你这叫什么话呢?
俺好心好意把你劝,
你恶言冷语把俺伤?
你愿意走,你就走呗!
我管你喂虎还喂狼! ”
“呵呵,酒家,莫往心里去,刚才我是开玩笑。
你看,我有本领!我有哨棒!
遇见猛虎跟它干一场!
我要是能把虎除掉,
也好给这方百姓除祸殃。”
“哎,那更好啦。”
“再会!”
“哎,咋着,你真走哇?”
“这是什么话?再会”
这武松一鼓劲走了五里地,
觉摸着身上热得慌!
“敞开怀再走。”
武松这边留神看,
有棵大树在路旁。
树皮刮了一大块,
字字行行写树上。
武松近前念了一遍:
“哦,跟酒家说的一个样。
这是开饭馆的发的坏,
吓唬走路的好客商,
胆小的一见害了怕,
回头去住在他镇上。
哎!管他什么虎!什么狼!
哪怕虎狼在山岗!
这武松晃晃悠悠往前走,
眼前来到了景阳冈:
嚯!好大一片山林哪!
但只见陡峭的山崖高万丈,眼前里一片葱茫茫,
参天大树数不尽,是一行一行有一行。
偶尔有几只乌鸦叫,呀,这景象叫人瘆地慌。
这武松景阳冈下站住了脚,
那边瞧,嚯,在路旁有座山神庙,
庙门上贴着告示一大张。
告示?阳谷县有告示?
武松近前念了一遍:
“啊!真有猛虎在山岗!
嘶,我这会要把头来回,准备那店家笑地慌。
嗯,呔,我倒看老虎怎样强。
我要是不把虎除掉,
老虎总会把人伤!”
一咬钢牙往上走,
半里地走上了景阳冈,
只见一条条子大石在路旁:
天气还早,歇歇再走。
这武松包袱放在石条上,
又把哨捧立靠旁。
武松躺下刚歇息,可了不得啦。
山背后,蹿出了猛虎兽中王
这只虎,“哞”的一声不要紧,
只震得树梢树枝乱晃荡!
好汉爷顺着声音往那瞧:
“什么动静? ”
好家伙!这只猛虎真不瓤:
这只虎,高着直过六尺半;
长着八尺还硬棒;
前蹿八尺惊人胆;
后挫一丈令人忙;
身上的花纹一道挨一道,
一道黑来一道黄;
血盆大口簸箕大;
俩眼一瞪象茶缸;
脑门子上有个字,
三横一竖就念王。
武松一看这猛虎,
一身冷汗湿衣裳。
“咝"十八碗酒顺着汗毛眼儿都出来了。
武松一看老虎出来了,
暗叫自己你可别慌!
这个时候可不能怕。
咿,我倒看老虎怎样强。
老虎一看见武松呢,
咦,本心眼里喜得慌:
这个家伙个头可真不小咧,
两顿我还吃不光。 ’
它倒是两顿吃不光,这人受得了啊?
老虎一见心欢喜,
“闷儿”的一声,直奔好汉武二郎!
这武松急忙闪身躲一旁。
好汉武松躲过去,
老虎扑到地当央。
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,
老虎心里暗思量:
嗯?!这人哪?
我每天吃,没有费过这么大劲啊,
今天为的哪一桩?
是啊,每天那人看见老虎就吓酥啦,
把脸一捂叫了娘啦。
老虎过去吃得更得劲哪,掐着脖子,呜啊呜啊吃得香。
老虎还只当平常人儿哪!
哪知道来了个武二郎。
好汉武松躲过去,
就看老虎的腰,“呜”的一声往上扬。
啪的一声打过来,
武松急忙躲一旁。
嘎巴,这只虎胯拉没有打着武老二,
这个老虎腰一塌,“闷儿”的一声,
把尾巴一拧象杆枪,
兜着地皮往上扫,
又奔好汉武二郎!
武松往上猛一蹿,
蹿出去八尺还不瓢。
这老虎一扑一扫一剪没抓住武老二,
三般武艺都用光 ,
老虎心里着了忙。
老虎一想,坏啦,要坏事啊,要麻烦了。
武松虽说不害怕,
心里也是有点慌!
抄起了哨捧他就打,
忘记了个子高来胳膊长,
就听咔嚓一声响,
哨捧担到树杈上,
嘎扎一声担断了,
手里还剩尺把长,
武松气得猛一扔,
暗自骂:
不叫你慌,你偏慌!
不叫慌,由不得自己了。
这只虎三下没有捉住武老二,
只听得嘎扎一声响耳旁。
老虎一想,怎么的?要揍我呀!
我吃不了他,他揍了我,我多不上算哪。
老虎往前猛一蹦,
大转身又奔好汉武二郎。
武松一看,这回来得更是猛,
心想再躲恐怕被它伤。
这武松急中生智往后退,
噔噔噔噔噔噔!退出了十余步。
老虎又扑到地当央。
离着武松还有尺把远,
武松一见喜得慌。
快步上前忙摁住,
两只手掐住虎脖腔,
两膀用上千斤力:
“呔!”把老虎摁到地当央。
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,
觉得脖子上边压得慌:
哎!怎么还往下压呀? 这这这,这多别扭啊,这。
老虎没有吃过这个亏啊,老虎不干啦。
老虎前爪一摁地。
老虎说:我不干啦。
武松说:你不干可不行啊。
老虎说:我得起来呀!
武松说:你再将就一会儿吧!
老虎说:我不好受哇!
武松说:你好受我就完啦!
老虎往上起了三起;武松往下摁了三摁。
他们俩个劲头也不知有多大,
这只虎前爪刨起了地皮半尺还不瓤。
武松想:它往上起,我往下摁,
时间大了我没劲啦,我还得喂老虎啊。
武松想到这,左膀猛得一使劲,
腾出了右膀用力量,
照着老虎脊梁上,
恶狠狠地皮锤夯:
“啊——嘿!”
老虎正在使劲呢,只觉着后脊梁上疼地慌,
老虎可没尝过这个滋味啊。
老虎可更不干啦。
闷儿闷儿的直叫。
就听得那个声音让人瘆得慌。
武松把拳头攥得紧紧得,
“啊——嘿!”
“闷”
“啊——嘿!”
“闷”
“啊——嘿!”
“闷”
打完了三下又摁住,
抬起脚,奔奔奔儿,直踢老虎的面门上。
拳打脚踢好一阵,
直打的, 老虎鼻子眼里淌血浆。
武松打死一只虎,
好汉的美名天下扬
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